出鞘必胜的防化“尖刀”

——记92730部队12分队技术室主任、八一学院学员杨彦磊
人物档案
杨彦磊,河北邯郸人,中共党员。1999年12月入伍,八一学院2009级物流管理专业学员。现任92730部队12分队技术室主任。先后被海军评为“海军优秀士官人才奖”、被所在部队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三等功1次,优秀士兵3次。
 
 
“××区域遇敌生化武器袭击,命你队前往甄别毒剂!”接到命令,侦毒分队迅速穿戴防毒衣帽,风驰电掣般赶赴染毒区域。警戒、取样、分析……分队成员各司其职,不到10分钟,侦毒任务完成。面对演习指挥组的赞许,带队的黑瘦汉子并没有丝毫笑容,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仔细记下演习时发现的瑕疵,脑子里满是如何才能做得更快更好。他就是92730部队12分队技术室主任杨彦磊。
 
 
 秣马厉兵,他千锤百炼瞄准“未来战场”
 
2008年8月,南海舰队防化技能大比武赛场,数十支参赛队伍齐聚一堂,斗志昂扬。许多参赛队伍对比武获胜志在必得,纷纷采取“群狼战术”动员10余名战士参赛,这使得单独参赛的杨彦磊看起来格外“另类”。抽签时,选手们都觉得第一个上场得分都不会高,因此,当裁判宣布杨彦磊第一个上场时,不少选手嗤之以鼻,显然并不看好。
 
“啪!”一声发令枪响,杨彦磊如脱兔般弹地而起。穿戴防化衣帽、奔赴染毒区域、取样甄别……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瑕疵。最终他以满分的成绩力压群雄获得实操第一,并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勇夺舰队防化专业比武亚军,成就了“单刀赴会”的美名。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炎炎夏日,室外温度超过35度,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毒衣,人就像进了蒸笼一般汗水汩汩般往下直淌。时间一长,衣服粘在人身上,湿漉漉地难受不已。若是再穿上厚重的防化靴,即便走路都有些吃力。杨彦磊却每天穿戴严严实实后,搞500米冲刺训练。他给自己定下任务,一天必须训练10趟。每趟下来,他精疲力竭地连站都站不稳,作训服上常泛出厚厚一层白色盐渍;英文、数字组成的毒剂代码对只有初中文化的杨彦磊来说仿佛难翻越的大山,他经常迷失在“群山”中,找不到方向。为使自己记牢代码,他经常加班背诵单词,恶补英文基础的同时,向相关干部请教方法,硬是用3个月时间做到对答如流;为弥补专业理论存在的缺陷,他先后请教6位理论骨干,写下超过一万字的理论笔记……
 
身边的许多战士非常崇拜他的本领,向他“取经”成功之道时,憨厚的他呵呵一笑,平淡地说:“也没啥,我只是训练时用打仗的尺度衡量,参加比武时用打仗的心态参与而已。”
 
 
积雪囊萤,他矢志不渝追求“兵强将猛”
 
防化营训练场上,杨彦磊一声令下,侦察分队快速实施防化训练。带队骨干组织训练有章有法,战士分工实施有条不紊。
 
“从技术骨干到带兵班长,杨彦磊实现这一步跨越实属不易。”连长马国平说,2008年一次重大安保任务,由于训练班长意外受伤,连里决定杨彦磊临危受命代理。原以为他专业过硬,带兵应该不会太差,没有想到只是几天功夫,有的战士反映进度太快吃不消、有的反映有悖实际做不到,甚至还有少数战士出现了逆反的情绪。眼瞅着离任务时间越来越近,营长最后不得不亲自上阵指导。
 
“一把尖刀再锋利,也斩不尽所有敌人!”营长的话在杨彦磊内心留了根。为学好带兵之道,他先后请教三位带兵班长,向他们请教管理模式、带兵心得和处事哲学;为解决战士不重视理论、理论根基不牢的问题,他开始主导“理论先行”的训练思路,侦察分队训练必须带理论书本,遇到训练动作不规范、训练条理不清晰、训练目的不明确的情况时,他就先从书本中指明出处,再进行示范讲解,引导战士训练时间多揣摩、查找“短板”多对照,休整时间多思考。在他的努力下,战士综合能力突飞猛进,有了很大地提升。
 
为提升带兵水平,他还不断从书本中汲取带兵文化。“用真心换取战士尊敬,是我从《星光远程教育》(现已更名为《士官远程教育》)上学到的一招。”杨彦磊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一摞崭新的《星光远程教育》映入眼帘。抽出其中的一本,虽说是2010年10月出版的,却平平整整,仿佛新书一般。翻开书,一行划着红线的字映入眼帘:“‘以情带兵,情理交融’、‘身教胜于言教,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的带兵之道……”他注重学以致用,把每一名战士都当作兄弟对待,主动关心战士,主动帮助战士,了解每名战士自身特点,并与战士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如今,杨彦磊训练场上不是一味地“一锅煮”,而是因材施教,训练效率比以往有了很大提升;其倡导的“理论先行”做法被营里吸取发展为“饭前理论一问,课后理论一题,训练理论一讲”,较好地提升了整体训练质量。
 
情系部队,他一心向党甘当发光“蜡烛”
 
迈克尔?法拉第说:“像蜡烛为人照明那样,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忠诚而踏实地为人类伟大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杨彦磊就如同一只发光的“蜡烛”,在平凡岗位上默默地燃烧着青春,始终如一地支持着部队发展。
 
2010年,部队被上级赋予一项重要安保任务,考虑到杨彦磊小孩即将出生,营里没有将他列为任务名单。得知此事后,杨彦磊找到领导据理力争:“这次任务规格高、难度大,我是党员,如果不参加,何以服众?有我在,现场如有突发状况,处理起来更快。”营领导拗不过他,只得答应。
 
任务顺利完成之后,杨彦磊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到家后,他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刚巧赶上儿子出世。杨彦磊满心欢喜,心想一定要在假期里好好的照顾妻子。未曾想没过几日,他就得知专业理论大比武的消息。
 
看着心事重重的杨彦磊,善解人意的妻子赵伟娟心里明白了:“去吧,家里有爸妈呢。”杨彦磊满怀亏欠地踏上了归程。
 
从侦察班长到兼职司机、再到技术室主任,当兵14年,杨彦磊始终将部队需要放在第一位,没有丝毫怨言。由于任务繁忙,杨彦磊第二次休假回家时,“小杨”已经1岁多了,他学会了叫妈妈,却对眼前这个陌生爸爸充满敌意,一看到他就用手指着大哭大闹,不肯睡觉。百般无奈下,杨彦磊只能等他熟睡后才能近距离看看、抱抱。
 
等“小杨”会叫“爸爸”时,赵伟娟带着他到军营探亲,“小杨”竟闹出笑话,错认了好多次“爸爸”。如今“小杨”已经快3岁了,小家伙特别喜欢军人,见到军人就会学着用手敬礼,仿佛有种特殊的情感。当问及“小杨”有何梦想时,小家伙操起稚嫩的童音一字一句地说:“我长大了也要像爸爸一样当一名解放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