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三十载 “忠心”为国终不改

——记全国人大代表、八一学院学员王忠心

  

人物档案:
王忠心,第二炮兵某旅班长、八一学院2013级大专行政管理专业学员、一级军士长,1968年9月出生,1986年12月入伍,安徽省休宁县人。该同志入伍以来,模范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件事,本本分分当好每一天兵”,为部队建设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先后被二炮评为“十大优秀士官”、“十大好班长标兵”,被总部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和百名好班长新闻人物”,获评“全国阳光四海杯首届‘雷锋奖’”,3次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官兵们亲切地称呼他“老王班长”,新潮地夸他是“最美士官”。2012年8月,第二炮兵司令部、政治部联合下发通知,号召广大官兵特别是士官、班长学习他的先进事迹;总政治部专门下发文件转发他的先进事迹。他的先进事迹在中央各大媒体广泛报道后,在军内外引起强烈反响。2013年1月当选“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是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唯一的士兵代表,会议期间受到习主席亲切接见。
 
学习专业知识,他都会把书本上的疑难点写下来,课后再认真思考。(程凯飞摄)
 
 课后,王忠心以25年的当兵体会,与年轻战士交流如何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陈刚峰、程凯飞摄)
 
25年兵龄,22年班长,王忠心用实际行动当好排头兵。
 
 细心保养装备。
 
 耐心细致地传帮带,使他的徒弟迅速成长为部队的技术能手。(李鸿林摄)
 
王忠心在导弹测控专业一干就是24年,但他从不自满懈怠。他说,越是干测控时间长,越感到肩上压力大;“专业上不能响当当,哪里配当军士长?”
 
在该部乃至基地,王忠心是出了名的“三大王”。
 
“操作王”。他操作过3种型号导弹、经历了2次武器换型,每次都是率先通过专业技术考核。先后执行重大任务25次,实装操作1270多次,没有“下错一个口令、做错一个动作、连错一根电缆、报错一个信号、记错一个数据、按错一个按纽、损坏一件仪器。”对于一个导弹号手来说,一时不出差错,是要求;常年不出差错,是出色;从来不出差错,是传奇。王忠心二十三年做到“七个一”,在基地独一无二,在二炮更是凤毛麟角。
 
“排故王”。王忠心成功处置导弹技术故障73例。2004年,生产厂家来该部对导弹进行延寿整修,有一发导弹测试时卡了壳,厂家技术人员连续排查3个昼夜没有解决问题。该型武器控制系统设计师闻讯赶来处置,也未能确定故障点。一旁跟岗见学的王忠心根据多年操作经验,分析认为症结可能在电缆连接上。弹体分解后,证明王忠心的判断果然是正确的。他主编的《测控专业故障分析》一书,一直是该部专业培训的基础教材。
 
“示教王”。从1995年起,王忠心就担负该部专业培训教学任务。每年新分配干部专业集训,每期技术骨干轮训,每批新号手操作培训,王忠心都要给大家授课。在导弹测控专业,他是专业理论的“首席教员”,也是实装操作的“总教头”。平时话语不多、甚至有些木讷的他,走上讲台就像换了个人,手执教鞭侃侃而谈、激情飞扬,俨然“像个大学教授”。他先后带出217名测控号手,其中45人成长为基地技术尖子和该部技术骨干。
 
王忠心曾经讲过这样一句“狠话”:“在测控专业技术上,我要说了算!”他觉得,专业上不能挑大梁,对不住肩上的几道“拐”。测控专业是导弹部队最难的一个专业,有数十台仪器设备、上千条操作规程,电路、气路、液路图密布几万个节点,复杂得“像迷宫一样”。只有初中学历的王忠心,要熟练掌握这一专业,谈何容易!为学好专业基础知识,他从补习文化开始,翻烂了《电子线路》、《模拟电路》等初级教材;为啃下电路图这块“硬骨头”,他把十几米长的图纸化整为零,反复默画背记,弄通基本原理;为提高实际操作技能,他每次训练都一丝不苟、不厌其烦,仅一个电缆插拔动作就练习了上千次。王忠心就是凭着这种执着精神,系统掌握了某型导弹测控专业全部19个号位的操作本领,某新型导弹列装后又是该部熟练掌握测控专业的第一人。
 
王忠心44岁的年龄比部队长政委还大,但他从不放松要求。他说——官兵之间年龄可以倒挂,但关系不能错位;“兵再老还是个兵,是兵哪能没兵的样?”
 
该部许多干部包括有的领导都是王忠心带过的“徒弟”。有人说,当兵当成这样,躺着不干都能熬到退休。但王忠心没有因为兵龄长、资格老滋生半点“牛气”和“油味”,有的只是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
 
熟悉王忠心的人,都称他是现实版的“许三多”。他是该部树的内务标兵、守纪模范。该部领导说,条令条例在王忠心身上,真正做到了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晋升高级士官10年来,无论出早操、看新闻、晚点名,还是学习教育、专业训练、文体活动,王忠心从不迟到早退、无故缺席。他的爱人和小孩随军已经9年,家属院离营区不到5公里,从没私自回过一次家。营里考虑他年龄大、贡献多,决定安排他住单间,他说“我是一个兵,这样不符合规定”,坚决不同意。今年4月,王忠心出席基地党代表大会,一连三天都把招待所的被子叠成“豆腐块”。
 
王忠心入伍26年当了23年班长,但他从不怕苦嫌烦。他说——“军中之母”不算什么官,但责任重如山;“老兵哪能只图自个清闲,不为连队做事出力?”
 
从1990年起,王忠心就担任班长。20多年来,他始终以“把兵带好、把班管好”作为重要的职责担当。近年来,随着兵龄增长,更是在当好“兵头将尾”上倾尽了心力。他常讲:“我不能对不起那声‘老王班长’!”
王忠心在年龄上与“80后”、“90后”官兵可以说是两代人,但与他们能够说到一起、玩到一起。按规定,王忠心可以回家过周末,而他每到周末都要和战友们打上半天球。爱人有时也埋怨他不回家管孩子、做家务,他解释得很实在:“我本来年龄就大一二十岁,再不和大家玩一玩,怎么和他们融到一块?”以前,他喜欢打牌下棋,这些年经常在政工网上玩网游、聊QQ。有位老士官开玩笑地说王忠心:“老大不小,还赶时髦”,王忠心说:“现在的战士嘴里常蹦些‘火星文’,脑子里爱想点‘潮爆事’,不赶这个时髦不行啊!”顺手递给他一本网络新词小册子,劝他:“你也好好学一学。”
 
在有些班长看来,自己也是个兵,管理战士很难抹得开情面。王忠心觉得,“班长也是一个集体的负责人,负责人就要负责任”。工作中,他敢抓敢管,努力做到“战士的问题不出班”。曾有个士官认为插拔电缆插头“太简单、没意思”,练习时有些不耐烦。王忠心严肃地对他说:“导弹发射操作,任何一根电缆连接不到位都是致命的错误,我们每个动作都必须稳、准、精、细!”,并责令他反复插拔1000次。现在这名士官已经成长为三级军士长。多年来,王忠心带的班年年都是旅里的先进班
 
从当班长起,王忠心就规定自己做到两条:一是不收战士半份礼物;二是不对干部说半句假话。有的战士知道王忠心在连队和营里“说话”管用,便捎上好烟好酒,想通过他在入党、转士官、当骨干等方面“走捷径”。他每次都是坚决谢绝,实事求是地向党支部和连首长反映战友的需求和情况。对遇到困难的同志,总是满腔热情提供帮助。今年初,士官黄锋结婚买房凑不齐首付,王忠心把工资卡塞到他手里,让他把卡上4万元全部取走。黄锋说:“你家也不宽裕,我年底就可能转业了,一时半会还不上。”王忠心摆摆手:“啥时有啥时还吧。”类似这样兄弟情、战友爱的感人事例,在王忠心身上举不胜举。
 
王忠心能够做出这么出色的成绩,“活水源头”在哪里?官兵们给他概括为两个字:一是“爱”。他多次面临走留选择,每次都选择了留队。2002年,当兵16年的王忠心干满四期士官,退伍经商的战友看中他的执着和本分,想以5万元的年薪聘请他,这是他年收入的4倍。当时他家属因开店亏本,又欠了外债。但他想起部队的培养,想起心爱的导弹事业,还是选择了继续服役。正是由于王忠心对部队充满感情,所以他能够扎根在连队、甘愿作奉献。二是“静”。王忠心从不好高骛远,从不心浮气躁。他帮教的6任主号手都提了干,带过的兵不少当了领导、成了典型,同期的战友很多调离基层一线,但他不为名利得失所动,始终如一安心本职、踏实工作。从义务兵干到一级军士长,他没有为个人进步送过一次礼,没有向组织上要过任何照顾。新闻媒体采访报道王忠心的事迹,他审稿时常会提出“这不是我说的”、“那不是我一人干的”等意见,不让留有一点水分。正是王忠心的憨厚与本分,赢得了广大官兵的敬佩,奠定了他个人成长的坚实基础,成就了一名士官、班长、老兵的辉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