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战士母亲“临终托孤”的好班长

——记八一学院2007级优秀学员王小伟

 

【人物小传】
王小伟,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市峡口镇人,回族战士,1987年5月出生,2004年12月入伍,2006年5月入党,八一学院2007级大专行政管理专业学员,毕业时被评为“优秀学员”。现任陆军第21集团军某通信团一营无线连一班班长。曾拿过团“军人三项”冠军,战友誉为“回族铁汉”。入伍9年,当了8年班长,他用春风化雨的温情温暖每名战士年幼的心灵。8年来,他带过的战士52人,2人考入军校,8人立功,36人被评为“优秀士兵”。王小伟先后多次被集团军、团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军事训练标兵”和“先进带兵人”,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站台上响起的铃声分开了一双双紧攥着的手,随着火车的缓缓启动,陆军第21集团军某通信团6名退伍老兵使劲将头伸出车窗,向他们谁也不想离开、但又不得不离开的好班长王小伟挥手告别。老兵们的泪水洒了一路,王小伟也被泪水模糊了双眼,车上车下看到这一情景的旅客也不由得擦起眼角。这是去年12月1日,发生在宝鸡火车站的感人一幕。
 
战士为何对班长如此留恋?王小伟到底给战士们留下了什么,使得他们这样难舍难分?
 
战士来到部队,父母最牵挂他们的冷暖安全。王小伟坚持做好“军中之母”,当好战士的贴心人。
 
王小伟常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战士离家来到部队,父母最牵挂他们的冷暖安全。”他就“日当兄长夜当娘”,捧出一颗热心,献上一份真情,让战士安心,家人放心。
 
河南籍战士姜天毅动情地告诉笔者发生在他身上的事。2011年12月,入伍不久的姜天毅突然夜里发高烧,班长王小伟找来酒精给他擦拭大腿根部、脚心和腋下,进行物理降温。半夜,王小伟发现姜天毅双脚冰凉,他就把小姜的脚捂在自己怀里暖了一宿。天亮了,要给小姜喂药,王班长就先尝一下水,生怕烫着小姜。
 
2012年5月,姜天毅母亲病危,王小伟得知后带着小姜连夜奔赴河南。在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天毅妈妈亲手将一张4.1万元的存款单交到班长王小伟手里,并抓着他的手用颤抖的声音说:“天毅这娃年龄小,打小就没吃过什么苦,你要多费点心,拿这点钱找找人给娃套个士官……”王小伟含着眼泪答应了一个母亲的临终托付。临走时,王小伟又将自己的工资卡塞到小姜的手,以备不时之需。3天后,天毅母亲去世了。
 
后来的一天,姜天毅问班长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因为你是我的兵,我答应过咱妈一定要把你带得有出息。”王小伟话音未落,天毅就一头扑在班长怀里哽咽着说:“班长,除了父母,你就是我最亲的人!当兵能碰上你这样的好班长是我的福气,以后我跟你干!”
 
关于那4.1万元钱,王小伟想得更长远:“我一定要让天毅凭本事套士官,那钱留给他结婚用。”
 
王小伟的一颗“妈妈心”无时不在班里每一名战士身上显露着,战士们谁也忘不了他给病号洗袜子的情景,手把手教战士缝被褥、叠衣服的情景,夜里陪胆子小的战士站岗放哨的情景。单是在一些细节上,他就做得让人难以置信:看见战士打开水,他总是少不了叮嘱一句“留点神,别烫着”;战士请假外出,他总是强调要眼观六路,小心车辆;自己每次买日用品,都记着给班里战士每人买上一份……战士们都说:“班长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可他想得做得比咱爹娘还要细!”
 
十七八岁的战士,正在人生观形成的紧要处。王小伟就以身作则——循循善诱当“严父”,引导他们走正道、学做人。
 
“孩子小,不懂事,还请班长多费点心。”这是战士家长在电话里给王小伟说的最多的话,也让王小伟深切地意识到:社会发展的多样化对青年战士的思想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十七八岁的战士,正在人生观形成的紧要处,引导战士立好身、学做人比啥都重要。
 
带着6万元入伍的哈尔滨籍战士岳强,新训期间花钱大手大脚,经常从超市拎回一大包零食和战友分享,被战友称为“款爷”。岳强平时在班里最活跃,可一到训练场就叫苦叫累,时不时还装病号逃避训练。在王小伟的严格要求下,岳强想出个“妙招”。他让母亲从东北老家寄来一些上好的土特产,偷偷地塞进班长的衣柜,想让班长在训练中别老和自己“过不去”。做人正派的王小伟哪吃这一套啊,他一把将那些特产扔到岳强的床铺上,厉声喝道:“军人如果都像你这样,打仗前给指挥官送点礼品,是不是都可以不用上战场了?岳强同志,我希望你记住一句话‘做人要光明磊落,做男人要顶天立地,做军人要出类拔萃’……”王班长的话掷地有声,听得岳强沉默良久。
 
打那以后,岳强有了大变样,大手大脚花钱的现象不见了,训练场上严格要求自己,训练间隙还找班长给自己纠正孤僻动作,再也没喊过当兵苦,还积极给班里打起了开水。岳强的变化无不让全新兵营感到吃惊,就连他的父母都有点不信。
 
入伍40天时,岳强的母亲从东北专成来部队看儿子,一到班里,岳强既是给母亲倒茶、又是削苹果,饭桌上还主动给妈妈盛饭、夹菜。看到岳强的变化,母亲感到很惊讶,他握住班长王小伟的手激动地说:“我养了岳强18年,今天是他第一次给我盛饭,孩子长大了,我要感谢你,是你教导有方。”说着就弯下腰深深地给王小伟鞠了个躬。
 
谁家能没个难处,战士家有了困难怎么办?王小伟设立2万元“战士救助”资金卡,随时帮助战士度难关。
 
“只要是我带过的兵,就是今生的兄弟,不管将来走到哪里,只要你们有困难,我绝不说个‘不’字。”这是王小伟当上班长第一天就给全班的承诺。2009年7月,正在银川驻训的王小伟,突然接到已复原3年之久的江苏籍战士黄海华的电话:“班长,你们工资发了没?”“别磨叽,要多少钱?”“8000”“银行卡号给我,我回头打给你”。挂掉电话王小伟就有点犯难,2天前一个复员老兵刚借走5000元,无奈之下,他向家里打电话求助。父亲一听就急了:“你的日子都过得那么拮据,还充大款当慈善家呢。”王小伟当即就给父亲冒了一句:“他是我的兵,他有难处我当班长的能坐视不管吗?”2天后,父亲还是打来了8000元,并在电话里叮咛儿子要多长个心眼,不要被人坑了。王小伟又添了2000块凑够10000元打到了黄海华的卡上,并在电话里叮咛黄海华:“你小子脾气暴躁,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得改改你那臭脾气,有什么困难吱一声,只要我能帮到的,绝不含糊……” “班长,你一点都没变,对我们总是那么的不放心” “多唠叨几句没啥坏处,就怕你小子犯浑。”电话里句句流露着王小伟对战士的一片真情。
 
像这样打来电话管王小伟借钱的复员老兵,黄海华不是第一个。通过那次帮忙,王小伟意识到:如果战士急着用钱一时筹不齐怎么办?于是王小伟省吃俭用攒了大半年工资,设立了2万元“战士救助”资金卡,自己平时再困难也绝不动卡里一分钱,以备战士不时之需。到目前为止,该卡已帮助8名战士顺利都过难关。只要战士开口,班长王小伟从来没有让他们碰壁。
 
“这么多钱借出去,你就不怕打水漂吗?”面对笔者的顾虑,王小伟随口笑道:“我带的兵,我心里有杆秤。”
 
放不下自己的兵,王小伟背起行囊——6年到过12省市看望复员老兵32人,鼓励他们走好人生每一步。
 
 
“一日班长,终生兄长,无论过了多久,那一张张笑脸时常在我的梦里出现。”这是摘自王小伟日记里的一句话。每次休假,王小伟都有个习惯,在家住上几天后就匆匆踏上列车。不是去旅游,而是去看望他曾经带过的那些复员老兵,鼓励他们走好人生每一步。到目前为止,王小伟到过哈尔滨、山西、河南、江苏、上海、甘肃和四川等12个省市,总行程2.6万公里,看望复员老兵32人,每到一地都令老兵和家人感到意外,他们热情地接待这位远道而来的“亲人”。
 
2007年10月,王小伟去山西大同看望复员老兵谷子刚。在火车上,王小伟看到沿途的公路上有好多趴窝的拉煤车因地段荒凉得不到及时修理,司机一个个急得打转转,王小伟当时就想,谁要是能开个流动维修服务站,生意肯定火爆。在车站见到谷子刚才知道,小谷在市区开的汽修厂因缺客源4月份就关门了,一直在家赋闲着。王小伟立马将自己在火车上看到的现象和设想说给黄海华听,建议他由固定维修向流动服务保障转型,谷子刚听后当即表示这是个不错的商机。谷子刚经过一周的考察后,迅速着手准备,20天后一个流动服务保障型的维修站正式开业,一开张,生意就特别火,有时整天都忙得顾不上吃饭。谷子刚目前旗下已有固定、流动维修站4个,总资产超过200万。
 
到目前为止,在王小伟的鼓励和建议下,有5人当上了大老板,2人考上了公务员,8人在厂里当上了业务骨干。看着自己曾带过的兵一个个事业有成,都很有出息,王小伟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在王小伟的感召下,一个又一个爱兵故事在连队的班长、骨干身上产生着、延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