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乡“顽童”变身“全能兵王”

人物档案
阿力色日,男,彝族,四川凉山人,1992年7月出生,2008年12月入伍,下士军衔,现为66172部队“红十连”副班长、八一学院法律专业大专学员。入伍以来,他始终认真学习党的创新理论,刻苦训练提高军事技能,先后勇夺该部队比武“全能士兵”、“铁人三项”冠军,获嘉奖1次。
 
 
 
从神秘多姿的大凉山区到巍峨雄伟的太行山麓,从独特奇妙的彝乡风情到丰富灿烂的燕赵文化,从淳朴厚重的高原到激情奋进的火热军营,一位彝族小伙一路走来。
 
他个头不高,皮肤黝黑,显得瘦小精干。就是这个当初不懂汉语的“小兵”,经过5年军营生活的摔打锤炼,从一个腼腆寡言的农家“顽童”,成长为自信勇敢的精武标兵,并在66172部队比武中先后夺得“全能士兵”、“铁人三项”两个“硬课目”冠军。
 
这个从“山野草根”华丽转身为“军营明星”的神奇小子,有个极为特别的名字——阿力色日。
 
从小学生到合格兵——在帮带中茁壮成长
 
 
阿力色日入伍前一直生活在四川的大凉山区,家境十分贫穷,从小就没穿过鞋,只上到小学四年级就被迫辍学。2008年12月,当兵成了他第一次离开山村的机会。
 
阿力色日没接触过汉字和汉语,只会讲彝语。连队搞教育时,别人都认真记笔记,只有他呆坐着听教育,等到下课了再把别人的笔记本借过来,像模仿画画一样在自己的本上“照葫芦画瓢”,其实写的是什么完全不知道。
 
下连分配到“思想政治工作模范连”以后,正值“三帮一带”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排长孙文禄成了阿力色日的帮带人。孙排长悄悄地帮助阿力色日报考了八一学院,并给他买了一本汉语字典,首先教他认字,把《士官远程教育》杂志当课本,开始手把手帮教。
 
刚开始,阿力色日看不明白、听不懂、不会说。尽管交流很费劲儿,但孙排长从不放弃,每天读报时间督促他抄八一学院的教材,碰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遇到不懂的句子就问排长。每当阿力色日想放弃的时候,孙排长就放下手头的事儿,陪他一起谈心聊天或者看书学习。一年很快过去了,阿力色日认识的字也多了起来,普通话也慢慢开始顺畅了。
 
阿力色日认识部分汉字后,就开始尝试着写日记。起初,他只能写出很短的两三行,而且大多还是错别字。孙排长就把错别字都批注出来,让他自己改正。渐渐地,阿力色日掌握了大部分常用字,也能把自己的感受和想法用汉字写出来了。
 
为了锻炼他的表达能力,连队在组织新闻点评、指挥唱歌的时候,“故意”把机会留给他。虽然开始时他总是磕磕巴巴,让战友们忍俊不止,但大家每次都给他鼓励,表扬他的进步。后来,阿力色日终于能够和战友们正常交流了,脸上也逐渐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为了赶上信息化时代的步伐,阿力色日学会认汉字说汉语以后,又开始攻关如何使用电脑。网络管理员欧阳明军从最基本的电脑操作开始,手把手地教。把只用过干电池手电筒这种电器的阿力色日,从开关机都不会的“电器盲”,教成了办公软件用得“溜溜转”的高手。每次在连队网站“龙虎榜”上看到自己的照片时,他都兴奋不已,有时还忍不住发表留言,俨然一副“网络达人”的模样。
 
不仅如此,他还不断学习知识,谋求学历升级。他通过刻苦自学,补习了很多初中和高中的课程。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力色日的思想认识和军事训练水平等综合素质都有很大的提高,逐步实现了向合格士兵的转变。
 
从“刺头战士”到“优秀士兵”——在感恩中树立方向
 
入伍之初,阿力色日性格比较内向,总喜欢在一边发呆,或者不请假就去找别的彝族战士聊天。班长王俭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总是想办法让彝族战士多和汉族战士交流。刚开始,阿力色日并不理会,依然我行我素:不爱干的活,死也不干;不爱听的活,谁说也不好使,而且当面就提出来,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让班长难堪。
 
刚到新兵连,兄弟连队有个彝族老乡与班里一个上等兵发生口角。阿力色日迅速召集了营院里所有的彝族战士,准备为老乡“讨说法”。幸亏发现及时,才制止了一场打群架事件。阿力色日这种“顽童”让大家很是挠头,自然成了被关注的焦点。
 
后来,有一件事改变了他。阿力色日家里还有个弟弟,由于家庭条件困难,也面临辍学,那时奶奶也病重,更急需用钱。就算是这样,阿力色日也压根儿没打算跟班长提及,但最终也没能瞒住心细的王班长。王班长经过侧面了解,得知其他几个彝族战士正商量着给阿力色日家里寄钱,便及时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连队。连队干部找阿力色日谈心核实情况,在征得连队战士同意后,组织全连捐款4509元,悄悄地寄到了大凉山。
 
得知实情的阿力色日被深深地触动了。从那以后,他改变了偏见,不再只认彝族老乡的小圈子,敞开心扉融入了身边战友们的大圈子。
 
阿力色日从小在大山里长大,体能基础本来就不错,再加上他特别能吃苦,训练成绩提升非常快。在新兵连,许多人的手榴弹投掷课目还在为及格奋斗时,他已经能投48米了,被新训大队表彰为“投弹王”。
 
下连后,班长潘星辰为阿力色日量身打造了“A计划”,鼓励他在各个课目考核中勇争第一。为了实现目标,阿力色日在训练上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每次训练都很拼命,就算是累得呕吐也从不放弃,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不罢休,上楼梯都得扶着栏杆。
 
阿力色日的日记里有这样一句话:真爱的力量一直鼓舞着我,连队的深情让我终身感激,我要竭尽所能为连队争荣誉……在熟悉阿力色日性格的人看来,这并非一时心血来潮。
 
后来,阿力色日的体能课目在全连名列前茅,还被选进了营训练尖子队,成为屈指可数的列兵之一,年底被评为“优秀士兵”。
 
从训练尖子到“全能士兵”——在血汗中书写传奇
 
2011年春,阿力色日以全面过硬的军事素质通过层层考核,被某集团军选送到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参加军区基础训练大比武的集训。
 
阿力色日主攻的“单兵综合演练”属于侦察兵的比武项目,步兵出身的他吃尽了苦头。手上裂开了血口子,训练中伤口还没好又裂开,障碍和迷彩服上到处斑斑血迹;身上磨破了皮就擦上药水继续训练,再磨破了再擦,最后血水和药水融合在一起,都分辨不出来了。尽管如此,他始终咬牙坚持。
 
就是凭着这股韧劲儿,他的训练成绩在集训队中从“老末儿”飙升到了前列。一起集训的班长李高威说:“侦察兵集训的课目特别多,训练中都要求负重30多斤。体重108斤的色日从不喊累,咬着牙完成了全部训练。这小子确实有股狠劲。”谁也没想到,长期大强度训练引发了训练伤,阿力色日没能参加最后的比武。对此,他一直耿耿于怀。
 
回到连队以后,阿力色日只进行了简单的休整,又投入到火热的训练中,把在内蒙的遗憾转化成了继续奋发进取的动力。六班上等兵周俊龙回忆:“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副班长,并没觉得他有多‘牛’。但后来,他训练起来不要命的那种狠劲,深深地震撼了我。看到了他,我也忍不住想跟着一起往前冲。”
 
在每次备战基础训练比武过程中,阿力色日每天都在增加训练量。他总是提前一个小时起床,进行长跑训练,再跟着连队一起出操。别人跑完五公里都选择休息,唯独他还要跑去练习400米障碍,尽管早就筋疲力尽,但他始终咬牙坚持,直到连队吹哨带回。
 
在比武尖子集训队,已经是第一的他仍不满足,把自己当成对手,不断挑战极限、超越自我。集训队的教练让他跑5圈,他就跑6圈,甚至是10圈;别人背某型火箭筒背具跑,他还要在水壶和背具里面装上沙子。
 
战友们开玩笑地问:“你训练成绩都那么好了,还那么拼命干啥?”阿力色日总是用他那标志性的羞涩笑容回应,答复的言语也很朴实:“训练不是给别人看的,关键是要对得起自己,无愧于连队。说得自私一点,我也想在连队的荣誉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每次比武,阿力色日总会选择“含金量”最高、难度最大的“全能士兵”或“铁人三项”课目,连贯参加武装五公里越野、步枪射击、400米障碍等项目比武,2012年春季勇夺“全能士兵”冠军,又于2013年秋季斩获“铁人三项”冠军,成为众人瞩目的“军营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