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远程教育》杂志:一尘不染,清风自来

来源:《士官远程教育》杂志
作者:于波

张一尘,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一望便知定有讲究。初见时,张一尘院长解惑,她的名字来自于佛语“一尘一世界”,是做了一辈子教育的父亲取的,其中寄托了父亲对她一生的期望——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是渺小如尘埃的,但也是独一无二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个名字就是提醒她,人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再渺小的人也值得尊重。听到这里,我释然。张一尘能把八一学院从无到有建设起来,通过教育改变十几万士兵的命运,这不是偶然,这是几辈子流传下来、刻在骨血里的善良。

亚当斯密说:“以遵从自己的心做利他的行,是对社会发展最有利的思想和行为的结合,才是最大的善良”。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张一尘建起八一学院,也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没有办公场地,她就出去租;没有办公桌椅,她从自己家里搬;没有人员工资,她就拿出自己的积蓄;没有经费投入,就靠人脉关系化缘。整整前十年,八一学院都在赔本赚吆喝,好不容易扭亏了,还有各色人等的猜忌和诋毁。八一学院的毕业证到底有多少含金量?是不是换种方式卖学历?能不能融资上市挣大钱?面对这些质疑,张一尘选择了沉默,她继续组织一堂又一堂的名师课,严格监考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培养一批又一批的学员,颁发一本又一本国家认证的毕业证书……

采访过程中,张一尘一直说,自己很幸运,干事业遇到的都是好人,得到了很多人无私的帮助,我相信她是真诚地感恩,但我也知道这一路创业不可能如她所言,都是坦途,毕竟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

张一尘的丈夫告诉我,张一尘身体很不好,长期的胃痉挛,还有肝功能造血障碍,但她出现在我面前时,却永远精神矍铄、笑容可掬;张一尘的儿子告诉我,本来母亲可以当一名外交官夫人,过上很多人眼里的欧洲上流生活,但她为了中国士兵的教育回国创业,最艰苦的时候,连一根冰棍都舍不得买;张一尘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院长对工作的要求很高很严,对大家的关心却很细很暖,大到解决户口,小到针灸保健,八一学院就是一个大家庭,而院长不是家长,而是母亲……

听了这么多,我想起莎士比亚的一句话:“善良的心就是黄金。”张一尘,是一个精神层次高的人,格局也很大。遇到事情,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责任,而不是利益,这是她内心的根本,也是她更高层次的善良。所以在张一尘身上,我明白了善良是一种本性,但更是一种选择。

拍摄人物纪录片已经五年多了,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我发现了一个卸下伪装、寻找真相的诀窍,那就是到一个人的家里看看。家,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生活状态,也最能展现一个人灵魂的模样。张一尘的家并不华丽,但充满了艺术气息。书房里的国画书法,显现出张一尘的国学根基;随手摆放的书报杂志,显现出家里的书香气息。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客厅里有一本书,叫作《老子的心事》。这本解读《道德经》的书,是对道的追问、对文化的思考、对当下的关怀。在这个充满功利性的时代,“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还能以一颗无为之心做有为之事,才是张一尘能够成功的关键吧。

美学大师朱光潜说过:“艺术活动是无所为而为的,无论是讲学问或是做事业的人,都要抱有一副无所为而为的精神,把自己所做的学问事业当作一件艺术品看待,只求满足理想和情趣,不斤斤于利害得失,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

翻看张一尘的影集,很多人说,张一尘越老越好看,越老越有气质。或许应了那句老话,30岁前的长相是父母给的,30岁后是自己修的。漫漫人生只有经历风雨,才能承载灵魂之美,所以说美人在骨不在皮。

谁不是在真实的笑里哭着,又在真实的哭里笑着。哭过了,笑过了,才能留下最深情的回眸,才能心不染尘、清风自来。

(作者系CCTV7军旅人生栏目编导)

4 +1
发布时间:Feb 16, 2019 12:00: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