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大报:他们,电大士官远程教育的骄傲

来源:中国电大报
作者:谷正 董平海 张雷宾
在中央电大八一学院建院十周年之际,由总参军务部和中央电大联合主办的士官远程教育十周年成果汇报暨表彰大会日前在京隆重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和教育部高教司发来贺信。陈至立在贺信中对八一学院的办学方向和10年来取得的成果给予了充分肯定。教育部高教司在贺信中说,10年来,八一学院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积极实施士官远程教育,秉承以军为主、兼顾军民两用的办学原则,面向部队、面向基层、面向偏远艰苦地区特别是边海防部队官兵,构建了“天、地网”合一的士官远程教育体系,培养了大批高素质复合型士官人才,为深入推进部队人才战略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经过十年发展,八一学院取得了丰硕成果。截至目前,共有10万多名士官参加培训,5万多名士官取得学历证书或职业资格证书,涌现出何祥美、朱桂全、宗道辉等一大批经由八一学院培训的优秀士官。这里,编者采访或编辑了几位优秀士官的事迹,以飨读者。
 
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获得者、广州军区某部技师陈甲生:
 
陈甲生是一个有传奇故事的军人:隔着一堵墙,他能分辨出50多种不同的电波声;高新装备操作一次,他就能绘出原理图;对手在新装备上故意埋下3个“定时炸弹”,他两分钟就把故障排除……然而,在记者面前,这个腼腆的青年,对自己的这些传奇却不肯多说。
 
陈甲生所在部队是个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按说,作为一个士官,很难入人“法眼”。可这里每个人都不敢小瞧陈甲生,称其为“教授级”士官。因为,不管硕士博士,上岗前都要先到他这里过“培训关”。
 
据说大学生干部苗继佳刚到部队时,没将陈甲生放在眼里。然而不久,陈甲生身上展现的“能量”让苗继佳备感震撼,尤其令他吃惊的是,在部队组织的一次多媒体课件竞赛中,自恃对电脑十分精通的他竟然败给了陈甲生。从那以后,他诚心拜陈甲生为师。
 
陈甲生经常结合工作实践撰写论文,有的连专家教授都深为叹服。近3年,他在全军有影响的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5篇,近10万字,其中2篇还获了奖。
 
身为“兵教头”,陈甲生桃李遍天下。看到一代代新装备技术骨干昂首走上新战位,陈甲生无怨无悔当好普通一兵。去年,他荣膺“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广州、深圳等城市的10多家大型科技公司要高薪聘请他到公司工作,有的甚至提出房子、车子和老婆、孩子“全给他办好”。陈甲生坚定地说:“在哪个山头唱哪个歌,我最爱唱的是‘兵’歌!”
 
党的十七大代表、全军优秀士官、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技师朱桂全:
  
“人的一生有许多重要的阶段,对我来说,在八一学院学习的这几年就是我最重要的阶段,没有母校和老师,就不会有今天众多的成功和荣誉。”“一个人可以没有学历,但是你不能没有知识。今天武器高度自动化,任何一个兵可能那么一点点错误,就影响一场战争的胜败。责任所在,我不能辜负所有期望我的人。”面对记者,党的十七大代表、全军优秀士官、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技师朱桂全深情地说。
 
朱桂全刚入伍时仅有初中文化程度,但他知耻而后勇,从入伍的第一天起就下功夫学习。2005年春季他参加中央电大八一学院大专行政管理专业学习后,不但在繁忙的工作中想方设法挤出点滴时间认真学习,而且还充分利用节假日的休息时间作好复习。经过努力学习,他不但对燃气轮机5个主系统、20个分系统,26个仪表、154个阀门、近600个技术参数烂熟于心,能随手画出上百幅结构图,连当年最让他头疼的专业英语,现在也已达到能与外国专家交谈的水平。
 
朱桂全曾在海军三代驱逐舰上当过轮机兵,先后主持150多项装备自修工程,攻克10多项新装备重大技术难题;参加过20多次重大演习,曾担负出访八国九港航行动力保障任务。被评为“海军青年精武建功成才标兵”、“海军学习成才标兵”、“海军十杰青年”、“全军优秀士官”,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两次。
 
2006年6月上旬,军委一位领导在接见朱桂全时称赞道:“你的事迹很感人。我军很多新装备是由士官直接操纵和使用的,这支队伍的地位和作用十分重要。掌握新装备需要像你这样的专家型士兵”。
    
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广州军区某部技师宗道辉:
 
宗道辉总是称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和党员,但他还是党的十七大代表、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全军优秀士官、1次荣立一等功、1次荣立二等功、4次荣立三等功的广州军区某部五级士官……熟练掌握多能射击、擒拿格斗、武装泅渡等18项军事技能,会6种机型、8种伞型和各种复杂气象条件下的飞行、伞降技能……
 
从入伍那天开始,宗道辉自觉地按照打仗的要求习武精武。除每天完成正常的训练课目外,坚持“十个一百”——拉力器、杠铃、臂力棒、踢沙袋、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深蹲起立、收腹举腿10个项目各做100次的强化训练。全副武装10公里越野,每天雷打不动跑一趟。武装泅渡训练,别人游5公里,他却要游10公里。前倒、后倒、擒拿、格斗、攀登、越野这些基本功,他更是“一个也不能少”。一次次超越身体极限的训练,终于使他成了障碍场上的“草上飞”、格斗场上的“铁罗汉”、泅渡场上的“浪里白条”。
 
在扑面而来的新军事变革浪潮中,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宗道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他给自己约法三章:业余时间不打牌、不闲谈、不游玩。他报名参加了电大学习,一点一滴夯牢自己的科学文化基础;他广泛涉猎空气动力学、电子电路、计算机运用、军事高科技知识,记下近30万字的读书笔记……如今,他已成为一个集指挥员、战斗员、教练员和驾驶员、侦察员、摄像师于一体的“多面手”。
 
在当兵打仗这个问题上,宗道辉几乎没有什么思想“拐弯”。在他看来,当兵准备打仗就像农民下地种田一样,天经地义。
 
“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得主王潭深:
 
2008年7月4日,炮兵某团敲锣打鼓,以隆重的仪式欢迎从军区新装备维修尖子比武场载誉归来的技术骨干。披红戴花的队伍当中,一位一米八零个头的五级士官十分显眼。他,就是被全团官兵亲切地称为“士官标兵”的王潭深,由他领衔参加军区比武的技术小组获得军械专业班组课目第一名。
 
 成功之道无坦途,王潭深一路走来,风光的背后也付出无数的艰辛和努力。
 
“打得好,没想到第一次就打得这么准……”某年10月,某新型火炮列装8个月后在西北大漠进行的第一次实弹射击打出“满堂彩”,前来参观的军委总部和军区首长以及火炮生产厂家的专家给予充分肯定。
 
某年8月,新装备赴大漠深处进行实弹效能检验。弹已上膛,射击准备近在眼前,只等首长一声令下。就在此时,炮阵地报告一门火炮突发故障,厂家技术人员上前诊断,无法短时间内排除故障。十万火急之时,王潭深主动请缨:“让我试试!”他带领抢修组的人员火速奔赴现场,进行排查抢修。王潭深凭借高超的“医术”,根据故障特征,冷静判明可能是系统主板某电子元件出现故障,无法进行系统自检,他果断更换元件,仅用17分钟,故障得以排除,实弹射击正常进行。这一“仗”,让王潭深声名鹊起,“技术大拿”的名称叫得更响了。
 
“优秀南沙卫士”、三级士官李乐思:
 
 李乐思入伍十年来,先后赴南沙执行守礁任务15次,累计52个月,参加海军、舰队军事大比武、远航编队、岛礁演练等重大任务10余次,先后荣立三等功2次, 评为优秀士官2次、优秀士兵8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南沙卫士”,2006年荣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二等奖。
 
李乐思是个出了名的“拼命三郎”。2008年是部队被评为舰队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后保级的关键一年。从10月份执行完南沙守卫任务后,李乐思同志就被抽调到司令机关参加评定工作。这项工作工作量大、要求高,必须做到细心、精心,更要有耐心和责任心。接到任务后,他毫不犹豫地向首长保证“坚决完成任务!”在接下来的各项任务中, 他认真负责,经常加班到凌晨以后,由于用眼过度,导致眼角膜发炎,他只滴了几滴眼药水又继续参加工作……
 
作为一名士官,李乐思对军营的热爱首先表现在军事训练上。他的身体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他经常说:“我就不信‘瘦死的骆驼能比马大’”。显然,他把自己比喻成为一匹骏马,正努力奋蹄。从此李乐思开始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不断地挑战自我。由于坚持不懈的训练,他的自身素质得到明显提高,军事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年终各项考核成绩都在优秀以上。
 
 (2010年9月16日 《中国电大报》 第九期)
0 +1
发布时间:Sep 17, 2010 12:00:00 AM
下一篇:没有了